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學生 做愛,新手必看

  他握着她的腰不停冲撞 她弓起 身子迎合他 手指逗弄胸前的突起  与她第一次的对话忘记了是什么,大概是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埋头题海。

  我有个午休后上厕所的习惯,不过因为坐在最里面的位置,这该死的空间让我不能直接大摇大摆出去,想想直接从她后背挤过去也不太礼貌,万一被人家认为是流氓呢。

  面子是要的,厕所更是要去的。

  这浓重的尿意让我不由得夹紧了裤裆。

  一根手指最终还是颤颤巍巍的戳在了她的背上,“那个,我要出去一下”,我的声音极其微小,一半是出于礼貌,一半是... 没有什么答复,慵懒的她把背挺直为我开辟一条人行道,能跑多快是多快是我脑子的唯一想法。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上厕所了,以下场景少儿不宜,切换镜头......  匆匆回到座位上却不见了她的踪影,心中疑惑正起,只见她手提着一只黑塑料袋缓缓归来。

  待她坐下之后,把头慢慢凑过来说:“下次想上厕所就直接叫醒我就行,别憋坏了。

  ”说完就是一阵窃笑。

  妈呀,我一大老爷们竟无情的被她嘲笑了,顿时老脸一红。

  “诺,刚买的零食,吃吧”。

  “不吃”“给你吃就吃呗,害什么羞”。

  声明一下,虽然咱人穷,但咱志也穷啊,让咱吃,咱就吃呗,吃呗。

  嗯,真好吃。

  “你给我留点”“谁让你吃那么慢”......   家里的冬天真的是冷,裹得像企鹅是的我手脚依然冰凉,再怎么呵气搓手也无济于事,“你看你一个大男生天天动的打哆嗦,有没有点魄力”“那也比你好,看你手都冻成猪蹄了”,我怎么会给她嘲笑的理由,立即反嘲道。

  这女生根本放弃了言论上的反驳,紧接而来的是大腿上的一阵疼痛,“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哎,疼,赶快放手啊!”“不放,就不放”“你不放我可反击了”还没等她回话,我立马抓住了她的手。

  她先是一愣,随后略带羞涩的说,“也好,给我暖暖手吧”,我也有些迟疑,两个人扭过头去不问彼此,手却是紧紧地握着悬在那里。

    如果时间能够停止的话,如果秘密只是秘密的话,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

    “小伙子,是不是对女同桌有意思啊?”朋友一脸坏笑,“没有啊”,我装作一脸无辜,“我可听说你欠人家的手了”,“哪有的事”,我故作镇定,内心却一番云涌,老师和家长严厉的面孔在我面前一幕幕呈现。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趁着她去买零食回来的路上,我堵在教室门口,还没等她先发问,我便一股怒气的冲她说:“我们以后还是别说话了”。

  没有质疑,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只有一个简单的‘哦&quo;字。

     又是一次突然地座位调动,终于我离开了两个月之久的女同桌,没有告别。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她对于我也重新归入了陌生人的行列。

    晚自习,一阵清脆的声音在教室炸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停顿,她已冲出了教室,躺在地上的是一部飘着旋律的手机,那是我最爱的歌手。

  我竭力的想把目光放回题海里,但内心的狂跳遮掩不住我呆滞的表情。

  我鼓起了勇气向门外跑去,一阵啜泣声让我在花园停下了脚步,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陪着她,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一个闷头哭泣的十七岁姑娘,和一个欺负她的少年。

  随着放学的钟声响起,两个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被朋友以一一带领回家,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我从她的朋友口中听说,那是她第三次为我流泪。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我便被她堵住了去路,“诺,给你的零食,晚上一起吃饭吧”,话毕,便只剩下修长的背影,晴天。

    我再也不能故作轻松的和她说着笑着,我偷偷的靠近她牵起了她的手,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抗。

  两只紧握着的手在空中摇摆着,(妈妈啊啊啊啊)微弱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刻在地上,两个人的欢声笑语穿越在大街小巷。

  那天,夜很长,路也很长。

  姑娘。

  待你长发及腰,少年娶你可好?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任由我抚摸她的头发,静静地听着我对未来的规划,“我想去江南,我喜欢江南,陪我一起去吧,好吗?”她只是冲我笑笑没有说话,我也不在意,继续说给她听未来的计划,“我要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可以装下我们俩,我要挣不太少的钱,我要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如果她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如果我没有告诉她我的计划,如果,真的没有如果。

  是啊,我们都该有自己的想法。

    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上赫然写着苏州两字,是的,我被录取了。

  临走前,她送了我最爱的歌手CD,还有,她说,她要留下。

  

这么漂亮的女人,真要是被我得到手,肯定气死经理了,打的她那张小脸啪啪的!这时候,站在我身前的李梦莎正穿着件白色的T恤,双肩挂流苏、后背半蕾丝的那种。

  在她转过身的时候,能看到她光洁的玉背。

  百花杂色的时尚短裙套在她腰间,修长的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裹住。

  想着经理说过我都没机会闻闻漂亮女人是什么味儿的,于是我就故意把手上工作卡丢到地上,然后在她身后蹲下。

  凑上脑袋在那双玉嫩美腿周围嗅了口,我的天,好香,好刺激。

  可就在这时候,售楼处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浑厚呼喊声,“梦莎,我接个电话!”吗的,竟然有男人跟李梦莎一起来的,得亏没注意到我的举动。

  我赶忙撑起双腿想要站起身来,然而这时候,李梦莎为门外的呼喊声所吸引,下意识的向我退了一步。

  只这一步,刚好让她的大腿凑到我嘴巴上。

  李梦莎显然也吓一了一跳,更是因为我脑袋的阻碍而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在了我肩膀上。

  我很兴奋,可我现在更感觉到害怕,我担心李梦莎会恼羞成怒,令我失去这份工作。

  可令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她并没有。

  她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还红着脸蛋儿,将白皙小手按在了我的后脑勺上。

  朝着她的方向靠去……我愣了愣,随即感到兴奋难耐的时候,后脑勺上那只小手却在突然间给松开。

  紧接着李梦莎更是红着脸迅速从我肩膀上离开,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我愣住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玩我呢吗?但下一瞬,我就听到有脚步声进门,而且特别沉重,是个男人的脚步声。

  我立刻醒过神来,八成是跟她在一起来的那个男人。

  赶紧拿起工作卡,我也装作无事人一样站起身来。

  果然,正是之前在门外喊李梦莎的那个男人。

  他朝着李梦莎走去,边走边嘟哝,“狗曰的广告推销电话……”李梦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时,她眼神中挥发着几分羞赧。

  看起来她对于刚才的事情挺不好意思的,可之前她的举动看起来却挺火辣。

  这时候,李梦莎已经挎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老公,你看看哪套房子比较好。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跟吩咐奴才似的吩咐道:“还不赶紧过来介绍?杵在那里跟块木头似的!”你麻痹,你才是块木头呢,你老婆刚才都差点被我吃了那里,你还得意个鸡毛!心里骂归骂,脸上却只能洋溢出灿烂的笑容,陪着笑赶紧上前做介绍。

  边给介绍着楼盘,我边偷偷打量着李梦莎。

  在偷偷咽了不知多少口唾沫后,她老公的电话又响起了。

  “重要的客户,我出去接个电话啊,梦莎你先看着。

  ”看了眼屏幕后,那男人就急匆匆的出去了,看起来不像是客户,要是客户早接起来了。

  不过我现在没心思琢磨这个,我就惦记着李梦莎了。

  凑到她近前,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李小姐,你……”我正想着该借个什么话题来勾搭勾搭李梦莎的时候,她却主动凑到了我身边。

  甚至还看似不经意的,轻轻的触碰了我一下。

  只一下,我就感觉如同触电一样。

  而这时候她脸上也泛起了羞人的红,直让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更加诱人。

  紧接着,她还趁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故意将猩红小嘴儿凑到了我的耳边。

  “帅、帅哥,你想不想跟我耍耍……”这话一传进耳朵里,我当时就兴奋的差点炸掉。

  李梦莎这样的大美人,竟然主动邀请我,这简直是天降艳福啊!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这会儿脸上也挂满了羞红。

  这跟她主动向我邀约做那种事儿的举动,好像不太相符啊?我不自禁的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想骗我些什么。

  就在我怀疑的时候,李梦莎竟然再度凑上前来,更是羞羞的伸出了小手。

  随后她就羞声怯怯的对我说——“你们这有卫生间吗,带我过去,我现在就想、想……”李梦莎想什么,终究也因为太过羞赧而没有说出口。

  可我又不是个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些什么。

  于是,内心中火热情绪汹涌澎湃的我立刻点头,“好,跟我来。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而就在我刚刚迈步的时候,售楼处的玻璃门再次被人给推开。

  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回头去看。

  吗的,果然,又是那个该死的男人,他已经连续两次坏我好事了!他回来了,李梦莎立刻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过借着撩弄脸庞碎发的遮掩,她还是小声对我说道:“下班给我打电话。

  ”我哪(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有她电话?!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李梦莎就对那个男人提议说,“老公,我们走吧,我还想对比下其他楼盘。

  ”听到这话,我立刻意识到了要电话的好机会。

  “小姐,如果您方便的话请留个手机号码,因为我们近期可能会搞优惠,也好方便通知您。

  ”“真的吗?”李梦莎显得挺高兴,于是堂而皇之的接过我手中纸笔,在上面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

  在背对着那个男人还给我纸笔的时候,她甚至还故意用身前在我肩膀那蹭了几下。

  李梦莎跟那个男人走了,我自己回到了店里。

  这个时候我满心思的都是她。

  不过也有些疑惑,她那么漂亮,干嘛要勾搭我啊,追她的男人应该很多吧?想起之前的新闻,我不禁有些害怕:她不会是想骗我过去割我腰子卖掉吧?新闻上说,有个男人就是被美女勾搭去开房的,结果刚进屋就晕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丢到了野菜地里,左边的腰子不见了。

  挺担心的,万一再真把我腰子给割走一个,那不得影响我身为男人的战斗力?!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售楼处经理的办公室房门开了。

  下一瞬,‘嗒嗒’的高跟鞋触地声响起。

  有个年约25岁的漂亮女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黑色的亮片高跟鞋,肉色的丝袜裹覆着修长的玉腿,黑色的半身裙紧紧贴合在她娇媚的身子后,后面挺挺的翘起。

  白色的紧腰短袖衬衣穿在她身上,勾勒出她迷人的腰线之余,更是凸显出她身前的壮观。

  那张皮肤白皙五官秀美的脸蛋儿,更是让人只看一眼就会喜欢上她。

  当然,只能看一眼,因为接触过后就会对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我之所以对她这么了解,完全是因为她,正是我们的售楼处经理,林芳菲!林芳菲这个女人这会儿在我心里就是个无比讨厌的女魔头,再美也是只妖孽。

  但倒霉的是,这只妖孽竟然再一次找起了我的麻烦。

  “黄华,你是没事情干吗,傻站在那里。

  你要是真事干的话,过来给我抬桌子!”你大爷,我手里拿着楼盘报价表呢,你哪只眼看到我没事干?然而她毕竟是售楼处经理,这些话我不好怼出口,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她进办公室。

  走了办公室后,林芳菲指了指那张长近两米的实木办公桌,“帮我搬离窗口那!”看到阳光照射在办公桌上,我能理解她搬动办公桌的意思,躲避烈日阳光。

  但问题这张桌子好几百斤呢,我是吃大力丸了还是怎么着?可是当我跟她说起独自搬不动的时候,她却振振有词。

  “桌子没脑子,你也没脑子?你不会先搬一边,一点点的往那边挪!”真特么的,途经林芳菲身边时,我真想一拳头把她打翻在地,让她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拥有多么大的破坏力。

  只是这事终究也仅能想想,最终还是要搬桌子的。

  费尽力气,我一点点的搬起挪动着木办公桌,而林芳菲就站在旁边掐腰看着。

  在来到她这边搬桌子的时候,我在脑海中幻想着如何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567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76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607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191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346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466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311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