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成人 線上 看,新手必看

钟叔夹菜的动作一僵,然后把筷子放在碗上,摸了摸鼻子,语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是我的情人,前段时间出差去了……” 尽管李洁早有预料,但心里还是难受无比。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是医院的顾问么她是我曾经的一个病人,后来相识之后,我们就保持着这种没有名分的暧昧关系……”钟叔又说道。

   “就像咱们两个现在这样么”李洁苦笑一声。

   钟叔看着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用沉默来回答。

   “我昨天晚上听你们两个做了一晚上……”李洁忽的又开口,与之前的话题风马牛不相及,钟叔更楞了。

   李洁看着钟叔,又想起昨晚那欲火焚身却只能用手解决的感觉,再加上今天得到了职位的晋升,李洁心情是一上一下,既高兴,却又难过。

   她站起身,走到了钟叔的身边,对着钟叔的嘴就吻了上去,撬开了钟叔的牙齿,两个人的舌尖一碰撞,李洁顿觉浑身一软,心头荡漾出一股奇异的感觉,像病毒一样,蔓延到全身。

   李洁单手摸向钟叔的裤裆,然后拉下拉链,掏出那根正在迅速膨胀的金箍棒,上下抽弄,感觉差不多,她就把短裙撩上来,脱下丝袜内裤,直接就坐了上去。

   “别这样……你会疼的!” 钟叔双手扶着李洁的腰肢,不想让李洁坐上来,但是李洁却一(我的尤物女友们)用力,直接就插到了底。

   因为太过于仓促,没有前戏,李洁下面根本就没有进入状态,所以现在李洁能够感到的就是疼痛! 火辣辣的疼,尽管直达花心,痛跟快感交叉,让李洁双腿禁不住的夹紧,李洁心底里感到一阵阵的刺激,异样的感觉让那个李洁像触电一样,全身抖如筛糠,下面也是很快就有了感觉。

   客厅里面很快就回荡起‘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而李洁也是逐渐的来了感觉,每一次冲撞,都让那感觉如潮水一般袭来。

   “嗯!” 李洁红唇娇艳欲滴,微微张开,发出百转千回的销魂呻吟声,如果张姨在这里,一定会气得发疯。

   李洁回想起今天早上见到的情况,张姨那白花花的屁股一晚上都没有离开过钟叔那根金箍棒,她心里十分的不服气。

   不行!她今天晚上也不能离开! 钟叔抱着李洁,走向了他的卧室。

   两个人在床上,又是一阵翻江倒海!整个房间回荡着李洁的销魂呻吟声,还有钟叔的低吼声,弥漫着腥味还有暧昧的味道。

   …… 李洁睁开眼睛,屁股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忽然感觉一阵非常奇异的感觉从心头触发开来,她忽然间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的后庭被钟叔给开了! 昨天晚上玩的太过于尽兴了,以至于李洁想到了更刺激的事情,当时的钟叔显然也是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两个人很快就坐了起来。

   钟叔那根尺寸惊人的玩意儿插进去,那撕裂的感觉,就像是李洁第一次初夜一样,酸酸的,胀胀的,不过更多的是疼痛感觉,钟叔那根东西直接就顶到了尽头,让李洁疼的叫出声来,但是当时的钟叔好像误以为李洁是呻吟,于是顶的就更加用力,导致现在李洁屁股一阵阵的肿胀疼痛。

   李洁坐起身,忽然感觉屁股里面那根东西正在飞速的膨胀起来,顿时奇异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除了第一次疼之外,第二次基本上就舒服了许多,后庭和秘密花园完全就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

   “嗯哼!”李洁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钟叔的耕耘

“那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到时候你要是不还,可别怪我不客气,虽然杀人做不到,但是让你们缺胳膊少腿还是可以的。

  ”    王大伟撂下狠话后,带着手人直接离开了李家。

      张大龙看着张翠花他们三人,眼里有着深深地恨意,特别是张翠花。

      如果她要是答应了王大伟的婚事,自己就不会挨打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从王大伟那里获得更多的钱。

    “你这个贱人,给我等着!”张大龙暗暗的骂了一句,然后一瘸一拐走了。

      看着王大伟他们一走,张翠花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手里的剪刀也掉到了地上。

      李海连忙跑去房间拿了药棉出来给张翠花止血。

      “嫂子,你以后别在这么冲动了,大不了我们报警好了。

  ”    “没用的,就凭王大伟他爹的关系,只要不出人命他都能摆平。

  ”    张翠花知道之前也出了人命,王大伟他爹都给摆平的事,所以也不想事情闹大。

      “兔崽子,谁让你答应帮忙还钱的,你拿命去还?”    罗桂花走到李海身边,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看着满身伤痕的李海。

      “妈,海子也是帮我,这个钱我会想办法的。

  ”张翠花走到罗桂花面前,低头说道。

      “你个扫把星给我闭嘴,要不是你我们家会这样?这件事我是不会管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罗桂花狠狠的推了一把张翠花,对着她怒骂道。

      “妈,你干什么?这不是嫂子的错!”李海在后面接住了快要摔倒的张翠花。

      “这是他们张家的事,跟我们家没半点关系,你也不能管!”    看到李海还在帮张翠花,罗桂花气的胸口疼了起来,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胸口。

      “妈,嫂子是我们李家的人,才不是张家人。

  ”    李海可是一直把张翠花当成自己家人看待的。

      “兔崽子你是被她吸了魂魄吗?你要是真想女人了,就好好赚钱自己娶个媳妇回家!”    罗桂花气的头昏脑涨,仿佛一下老了十几岁,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

      张翠花此时一脸苍白,不知道是流血过多造成,还是被罗桂花的话刺激到了。

      “海子,你受了伤,等会还是去卫生所检查一下吧。

  ”张翠花看着遍体鳞伤的李海,心里一阵刺痛,都是因为她才受的伤。

      “嫂子我没事,妈的话你别在意,她的脾气你知道的,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不用操心。

  ”    李海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也是犯愁,他也没什么手艺,怎么去赚这10万?    “放心,我不会生婆婆的气的,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    张翠花最终没有再拒绝,她知道李海的个性,不想伤他的自尊心。

      李海看着张翠花走了后,整个人的精神也放松下来,觉得浑身上下骨头和散了架一样疼痛。

      自己擦了点药油,想着王大伟踩在自己脸上的画面,心里恨得牙痒痒,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要双倍奉还给他。

      中午李海也没什么心情,随便做了几个菜便去叫她们出来吃饭,等了半天罗桂花也没有出来。

      李海不放心推开门进去一看,只见罗桂花躺在床上,一只手捂住胸口,满脸的痛苦之色。

      “妈,你怎么了,别吓我呀。

  ”李海心里有点害怕,握着罗桂花的手说道。

      “怎么了?还不是被你们给气的!”罗桂花有些气急的说道。

      “对不起,妈,我只是不想嫂子有事。

  ”李海看到罗桂花的样子,一阵心疼。

      “哎……”罗桂花看到李海的样子,也不好受,心也软了下来,“我只是老毛病犯了,刚吃过药,家里没药了你去帮我开点药。

  ”    “妈,你先好好休息,我这就去给你开药。

  ”    李海心里过意不去,明白罗桂花完全是被自己气成这样的。

      他也没心情吃饭了,和张翠花打了声招呼就往卫生所走去。

      走在路上遇到两个村名走了过来,看李海的眼神也是带着玩味。

      “哟,这不是海子吗。

  ”    李海压根就没心情理会他们,继续往前赶路。

      “嘿嘿海子,你嫂子这么极品,味道肯定不错吧,玩起带是不是也很带劲呀…”    “对啊对啊,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李海你嫂子到底好不好吃啊,哈哈哈哈”。

      说着他俩就笑了起来。

      “放你妈的狗屁,老子干死你们。

  ”李海直接冲了过去。

      那两人看到李海真要打人,赶紧跑了。

      李海也没追,只是想到嫂子以后出门,会有更多的闲言闲语,眉头就皱的更紧。

      来到卫生所门口,李海正准备走进去,却发现大门紧锁。

      他伸手准备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对男女的吵闹声,当即隔着窗户看了过去。

      “王大伟,你疯了吗?我男人回来了一定把你打死!”    此刻的孙美丽,全身只剩下了一套紫色内衣,人倒在病床上不停的后退,一脸的惊慌之色。

      “嘿嘿,你吓唬别人可以,吓唬我没用,你信不信老子当着你男人的面,让你欲仙欲死。

  ”    王大伟竟全身光的,淫笑着看着孙美丽。

      李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想到王大伟这么胆大,主任的老婆他都敢碰。

    “啊,不要,王大伟你个畜生,你放开我。

  ”    孙美丽虽然平时够骚,但是也是要看人的,对于王大伟她是打心底里鄙视。

      “你叫呀,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

  ”王大伟直接朝着孙美丽压了过去。

      “啊,啊,不要,你,你放开我。

  ”    孙美丽嘴里虽说讨厌,但是就这么挨着王大伟,本能的起了变化。

      “嘿嘿你个骚货,上边说不要,下边可是比你诚实的多呀。

  ”    王大伸手一摸,然后然后把手指放进了嘴里。

      “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孙美丽身上反抗不了,只能嘴上叫骂。

      此刻的她只期待着有人经过,把自己救下来。

      “好了,我们玩点更刺激的吧。

  ”王大伟淫笑着,然后伸手拉孙美丽最后的那点障碍。

      刹那间春色盎然……    外面的李海看的喉咙发痒,那里也早早就抬起了高傲的头。

      王大伟突然转身,从旁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竟要对着孙美丽拍摄照。

      “王大伟你要干嘛?你个混蛋你还是不是人?”孙美丽这次真是害怕到了极点。

      对她来说被王大伟玩了也就是一次的事,但如果被拍照在被他威胁,那这辈子就完蛋了。

      “嘿嘿小骚货,我要把我们的第一次,拍成视频留作纪念呀。

  ”    王大伟打开摄像功能,直接放在了一旁,直接对着病床上拍摄。

      “畜生,你个畜生。

  ”孙美丽看着王大正在一点点的接近,拼了命的挣扎起来,对着王大伟的手就是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你个婊子,你敢咬我,老子弄死你。

  ”    王大伟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然后收回了被咬的手臂。

      看着上面一道血口,王大伟更是兽性大发,连续两个耳光甩了过去。

      孙美丽被打蒙了,嘴角带着血丝,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知道今天逃不出王大伟的魔掌了。

      “嘿嘿,小骚货你敢咬我,等会我把视频拍好了就发到网上去,让你出出名。

  ”    王大伟越来越兴奋,看着这诱人的身躯,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好好品尝一下。

      想着王大伟给自己家造成的伤害,李海就一肚子气,必须破坏王大伟的好事。

      “王大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做这种缺德事!”    李海大吼一声,然后跳起来对着大门踹了过去。

      农村的大门本就没有多结实,李海力气又大,一脚就踹开了。

      王大伟本都准备开始了,突然被外面的喊声吓了一跳,等顺着声音看去的时候,就看着李海冲到自己面前。

      “强、海子,救,救我。

  ”孙美丽看到李海进来,连忙推开了王大伟。

      “王大伟你个畜生,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都做的出来!”    李海一脚把王大伟给踹下了病床。

      “啊,李海又是你小子,你给我滚,别多管闲事!”    王大伟吃痛,连忙退到了一旁,看着气势汹汹的李海。

      “你还不给我滚,信不信我现在把村民叫来看看,你说他们看到你这样会怎么对你?”    李海也知道王大伟不好惹,想着破坏他的好事就行了。

      看着王大伟被李海给吓到了,孙美丽连忙穿上内衣,扑到李海的怀里痛哭起来。

      “嘿嘿,我说你怎么(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这么好心,原来你们也有一腿是吧?”王大伟嘲讽道。

      “放你妈的狗屁,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卑鄙下流吗?”    李海直接把孙美丽扶到一旁,拿了病床上的被子给她披了上去。

      “我可没你这么下流,专门喜欢搞破鞋,先有李玉兰,现在又来了个孙美丽,最厉害的是你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    王大伟一边嘲讽,一边大笑起来。

          “你再说一次看看!”李海的双眼赤红,一步步的朝着王大伟走去。

      “你要干嘛,我说了又…”看着李海凶神恶煞的样子,王大伟也有点怕了。

      现在身边可没带帮手,他又打不过身强体壮的李海,被打了也是白打,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孙美丽慢慢缓了过来,抽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突然跑到病床上拿起了还在拍摄的手机。

      “你个婊子,你给我放下。

  ”王大伟一看手机被拿了,立马激动的要冲过去。

      “你给我回去。

  ”李海直接一脚又把王大伟给踢了回去。

      孙美丽立马把里面的摄像记录删了个一干二净,这才把手机丢给了王大伟。

      “王大伟你还不滚?我现在就给你村长打电话,看他是不是同意你这么做?”    李海说着就拿出手机准备拨打。

      “你有种!你们两个狗男女给我等着瞧,总有一天我要你们好看!”    王大伟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叫骂着离开了卫生所。

      看着王大伟离开,孙美丽一脸娇羞的跑回了办公室,片刻后穿着白大褂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衣服早被王大伟给撕破了,此刻白大褂里面只有内衣而已。

  

 杏儿跟花婶聊了几句,等花婶走了之后,杏儿才来到张寒家门口,先是敲了几下门,问了句:“张寒,张寒,在家吗?”  听着杏儿香唇里飘出来的悦耳动听的声音,张寒的心瞬间狂野了起来。

    昨晚他在跟翠儿共浴爱河的时候,脑海里就曾经莫名其妙的浮现过杏儿的倩影,他当时还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儿,那会不会把自己舒服死呀?因为这灵水村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人见过比杏儿更美的女人,这会儿杏儿来自己家了,更让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开门把这美娇娘拉进来,吃他娘个满嘴流油。

    虽是心里血脉喷张,但张寒依旧故意装睡,没有回应杏儿。

    杏儿又唤了一声,见张寒还是没有应答,便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闭着眼睛的张寒一听到门开了,就知道杏儿肯定进来了,他瞬间就觉得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体内升腾起来……杏儿推开门后,见张寒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不禁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张寒,美眸无意中落在了张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应之上,只是这一眼,她的脸蹭地就红了。

    仅凭这大帐篷,杏儿就知道张寒这坏蛋小子的本钱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时候,总是悄悄议论张寒的本钱大,这一看还真是!  杏儿一声不吭地盯着张寒,尽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张寒一听,就知道是三虎哥的声音,赶忙松开了杏儿。

    杏儿一听三虎来了,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死张寒,这要是让三虎看见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说呢,怎么办呀?”  “杏儿姐,你赶紧躲到床底下吧!”张寒也着急了,他都还没有尝到杏儿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给逮住了不要紧,可万一翠儿嫂子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怕是就没机会跟她“学本事”了。

    杏儿这时焦急的说道:“床底下多脏啊!没别的地方吗?”  张寒催促道:“没别的地方啦,你再不钻进去可就来不及了”  杏儿一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张寒的床底下钻。

    张寒一瞥她圆鼓隆冬的屁股,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这要是不睡到杏儿,老子这辈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这,他赶紧将门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儿,见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阵狂喜,趁着三虎还没进来,张寒小声对床底下的杏儿坏笑道,“杏儿姐,我这辈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

  我知道张老师自从得了一场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辈子受活寡的,杏儿姐,我是真心喜欢你……”  杏儿一下羞臊难当,脱口问他:“你个死张寒,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张老师现在是假男人,你现在需要一个真男人!”  “你……死张寒,你坏透了,不理你了!别说话,三虎已经过来了!”  杏儿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离张寒家越来越近。

    张寒小声笑道:“杏儿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发走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

  ”  刚说完,就听门外三虎在叫:“张寒兄弟,在屋里吗?”  说着,三虎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张寒。

    张寒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啊……三虎哥,有事吗?”  三虎笑道:“没啥大事,我刚跟张老师从张德旺家回来,正要下地干活,路过你家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驴日的张德旺打算给你到市里争取个见义勇为的典型,搞不好你这次要出名了!”  张寒惊讶的问道:“真的?”  三虎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嫂子还说呢,要给你庆祝庆祝,给你做一桌好菜,到时候再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听到让翠儿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张寒心里就涌起一阵火热,可立马就消了下去,没别的,杏儿还在床底下躲着呢,这要是让她听出点啥来,那可就惨了!  于是他赶紧打岔道:“这点事哪还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说。

  ”  三虎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  “成,那你先忙。

  ”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杏儿此时羞臊难耐,自己的这哪让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过,现在让张寒这么一碰,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紧张的直发抖。

    在这一刻,张寒数次想直接把杏儿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的张海,心里还是作罢,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张寒紧抱着杏儿,在她耳边说:“杏儿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儿娇喘着说:“好……你先放开嫂子让嫂子回家,不然一会儿我们家张老师真找过来啦!”  张寒这次没有拦杏儿,但是在杏儿走之前,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火热,手上动作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杏儿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儿白了他一眼,说:“下次再说!”  说完趁张寒没注意,转头便出了门。

    中午,张寒如期来到张海家赴宴,夫妻俩给他做了满桌子的菜,女儿凤仙和儿子小强跟张寒也都很熟悉,小强别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张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张海夫妻俩教导有方,跟张寒特别亲热。

    而这顿酒喝完,已经天色过晚,张寒与张海两人推杯换盏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儿没办法,只好把两人分别搀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和女儿儿子的房间,当然,张寒就睡在了凤仙和小强的床上。

    女儿凤仙见她娘把张寒搀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问道:“娘,张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们家吗?”  杏儿对女儿说道:“你张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带着弟弟跟二毛他们上林子边玩吧,但不许再到河边玩了,知道吗?”  凤仙点点头,领着弟弟出门了,杏儿也离开房间,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时的张寒并没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着量,这会儿趁杏儿离开,张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侧看杏儿在客厅里忙活。

    只见杏儿系着围裙,收拾完了碗筷开始抹桌子,她每动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着扭动,尤其她那两瓣浑圆摆动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那模样,看得张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说五官,单就身材、大腿和肌肤,杏儿在灵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当中,就无人可及。

    正想着,张寒就看见杏儿已经做完了家务,朝他睡的这间房走来,张寒忙飞快上床,佯装睡着。

    杏儿进屋后,见他睡着了,便关了门打算退出去,这让张寒非常失望,他以为杏儿会靠近床边,这样他就可以趁着酒性亲她几口,温存温存,反正张海在隔壁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时半会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张寒决定把杏儿叫进来,便轻声道:“杏儿姐,杏儿姐……”  刚关上门的杏儿一听是张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几分火热,心说这臭小子可算还有点良心,喝多了也没忘了自己,当下就推开门,关切的问:“怎么了张寒?”  张寒感觉到了杏儿已经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来,一把将杏儿的玉手给拽住,猛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儿了…。

  。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爱你。

  ”  这是张寒在电影里学到的泡妞招式。

    在乡下农村,我爱你这三个字还是很稀罕的,杏儿被张寒死死地搂在了怀里,耳边听着这话,心里就跟吃了颗蜜枣似的甜,可也不敢和这坏胚生出啥大动作,生怕再把老公张海给惊醒了:“张寒,别这样,这是在我家里呢!张老师就睡在对面,咱们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没等她说完,张寒已经将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  他昨晚和翠儿嫂子把亲嘴练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几个要诀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盖住了杏儿的香唇。

    娘嘞,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426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373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1963.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662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653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6239.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11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b.aspx?6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