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unolove,新手必看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

  ”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废话嘛这不是。

  ”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没问题,交给我吧。

  ”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没没没。

  ”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

网友求助:我27岁,老婆小我5岁,我是一名施工员。

  12年婚后不久,我在外面接了一处活,自己带人施工。

  外面人心险恶,应酬也多,经常请老板和领导吃饭,我就在那时候遇见一洗脚妹。

  她是离了婚的,我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她号码牌,感觉她挺可怜,聊着聊着就熟了,自己也没经住诱惑,最终我出轨了。

  期间我做工地又亏了,打牌也输了不少,去年老婆知道了,所以经常吵架。

  我在一个城市工作,她在另一个城市,后来她遇着一男的,那段时间她对我特别冷漠,我感觉出问题了,回来想找她谈谈心,结果她居然赶我走,我没走结果她打电话报警,我忍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出轨了,玩陌陌和一男的认识半个月就出去开了2次房,而且手机屏幕上都是2人的相片,上面还有标语,某某某我感觉我真爱上你了。

  那男的是一个才结婚2月的已婚男,我难受死了,大脑一片空白,想离婚,可是孩子是个女儿,舍不得,可想到她双重出轨,而且才半月就能发展到开房2次,我就又想离婚。

  后来她说她错了,保证再也不了,已往的什么坏毛病都会改,我想到我过去我选择了原谅她。

   可是生活并不是这样,她以往的毛病还是没改,不顾家,花钱大手大脚,而且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这样,还是经常吵架。

  一个月前,我工地没有收到钱,那几天我整个人焦头烂额,心里烦死了,就去网吧玩游戏缓解一下(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结果她不乐意了,刚从娘家回来2天就又说要回去,她到底把那里当成家,我没控制住,就把什么火都发了,我说要回去就再别回来了,我们彻底不过了,离婚,孩子归我,抚养费一人一半。

  第二天她妈妈来把她接回去了,我在家带了一个月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我很疼女儿,孩子才2岁半,很可爱,想着一女孩儿将来没有母亲或者父亲,我担心她会过的不好,或者性格很孤僻。

  我一堂哥离婚后孩子就这样,而且还是个男孩儿,所以我特担心我女儿。

  我妈妈又老实,叫我多为孩子想想,去把她接回来,后来我服软了,又去把她接了回来。

  现在她和我在一处新工地上,可是我没有感觉到她对分开的这一个月时间有什么认识,好像我服软她胜利了一样,反而处处压着我,说我接她回来是答应过她父母要对她好什么什么的,我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我是个男人,但我觉得我还不如一娘们,她现在睡在我旁边,她是睡得挺香的,可是我睡不着,连续4天我都被噩梦惊醒,梦见她出轨被我知道了,我忍无可忍最后把她给杀了。

  今天晚上我又睡不着,我怕又做噩梦,可是我又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我该怎么办啊? 李老师回复:你好,谢谢你的信任!从同情离婚洗脚妹发展到出轨,老婆出轨后舍不得女儿不愿意离婚两件事情看,你内心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玩不起婚外情的,善良的人玩婚外情会因狠不下心来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最终左右不是人。

  而那些自私的人却不一样,只为自己着想,那管你过得怎样,说不要就不要,说离就离,相反倒还活得洒脱。

  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钱和感情她总得图到一样。

  你老婆知道你出轨后,她一定很失望,觉得嫁给你感情和钱都没了——你出轨,她觉得感情没了,你做工地亏了钱,打牌又输了不少,她觉得钱也没了。

  女人在绝望的时候是最容易出轨的,她需要有人帮她走出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这个已婚男人,一个想泡女人,一个想寻求安慰,你情我愿,开房就顺理成章了。

   你老婆今年才22岁,种种表现证明她确实还不够成熟,婚姻里发生了那么多事还能睡得那么香,真活到没心没肺的高度了。

  从“她现在睡在我旁边,她是睡得挺香的”来看,她出轨只是为了报复你,她还爱着你,如果她真爱上那个已婚男她不会如此淡定的,她也会辗转难眠。

  男人出轨以后,女人很长一段时间会对男人情绪无常,因为她很难再信任男人,男人的正常表现都会让她浮想联翩。

  你说“一个月前,我工地没有收到钱,那几天我整个人焦头烂额,心里烦死了,就去网吧玩游戏缓解一下,结果她不乐意了”,在你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在她看来就不正常,她认定你一定是又出去鬼混了,所以他赌气回了娘家。

  为了把她从娘家接回来,你一定在岳父岳母面前违心地做了一些承诺,这些承诺又成了你老婆管控你的理由,所以你更难受了。

   难受时就多想想自己的过失,想想老婆的“无理取闹”源何而起,这样你心理就会平衡些。

  恕我直言,咎由自取用在你身上挺合适的。

  女人在婚姻里表明看要的很多,其实就两样,爱和安全感。

  不愿意离婚就对她多些忍耐,爱她再多一些。

  等你挣的钱多了,她花钱大手大脚就不是问题了,等你给足了她安全感,她“无理取闹”也就少了。

  

  我跟老公结婚不到两年,刚开始觉得他老实听话,因为我本人比较强势一点,所以觉得我家应该挺般配的,互补嘛。

    可是现在真的觉得他一点主见都没有,什么都等着别人来安排他,就像算盘一样,推一下就动一下。

  结婚到现在,家里的大事小事全是让我办,从买房子装修,到开店谈租金谈合作,全部是我一手操办,去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连个帮衬都没有。

    他这个人在外人面前性格特别木纳,在马路上向陌生人问路他都不好意思,可他在家里能说会道,很会狡辩,你说他哪做错了,马上就找到借口,可是他在外面有正事的时候,就像个木桩一样。

  这让我很受不了。

    现在总是在想,女人嫁人就是找个依靠,可我的依靠在哪,我现在倒成了老公的依靠,现在他觉得什么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好累。

  更可气的是他还很邋遢,刷牙洗脸,洗澡换衣服,这些还要别人督促他才做,不说他可以半个月不刷牙,内裤穿一个月不换,加上我本身有轻度的洁癖,我要是知道这些我是绝对不会跟他结婚的。

  老公不讲究卫生一靠近我就想吐该怎么办  我们到现在还没要孩子,因为我一直很纠结,如果有了孩子,以后家里家外,孩子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还要照顾他。

  因为不讲卫生,他每次张口说话都好重的口臭,一贴近我就受不了了,特别是他刚起床嘴巴臭的让我恶心想吐,以前我还会哄他说你要(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爱干净,要注意个人卫生,但是我现在是在没有耐心了。

    我也想离婚一个人过算了,可婚姻不是儿戏,我年纪也不小了,还没孩子,身体也不太好,在过个几年的话怕要孩子也生不出来了,再说我现在对婚姻已经失望了,就算重新开始也不一定会比这个好。

  我想我就这样凑活过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5218.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134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489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424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1752.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3331.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320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6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