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rannytube,新手必看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

  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

  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

  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俩性故事)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哦……张大头正被她搓得有点儿受不了,突然被这么一下袭击,正个都缩了一下,“婶儿,你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会儿,刘翠儿才抬起眼儿:“这是给梅梅赔罪的,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张大头朝着小头努了努嘴,“哼,摊上这么个闺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赔哩!”刘翠儿却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递到面前,“快点儿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说着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头去。

  “呼……呼,还行……不错,这腊肉就是够劲儿……咝……”张大头边吃边看着刘翠儿也在低头吃,没想到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点儿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刘翠儿这婆娘这么卖力赔礼,看来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间去赔礼道歉。

  还没等张大头将最后一块肉给咽下,刘翠儿倒是先吃完了,她捂着嘴将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边上儿吐了一口粘糊糊的东西,这才扭着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边的张大头则是一下瘫在了床上,这一顿吃得,就别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还想拉着刘翠儿把之前没干完的事干完,她却急着回去,这趟是专门出来给他送饭赔礼道歉的,可不能出来太久了。

  一想到她这趟专门跑出来给自己补偿,张大头这会儿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还有李桂兰咧。

  反正瞧这婆娘已经飞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或许就跟老王头说的一样,对付婆娘就像钓鱼一样,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东西。

  张大头嘴上哼着小曲儿,躺在这张小床上休息了会儿,这才又爬起来继续收麦子。

  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车把麦子给推回去晒场上,都已经是九点钟了。

  这会儿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静,许多屋子里都熄了灯,他耳朵尖,不时能听到压抑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是不正经的事儿,不过接下来自己也该去做点儿不正经的事了……来到李桂兰家的时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经睡下去了。

  这下他就傻眼儿,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悄悄摸进去,可这样会不会被当成贼了。

  李桂兰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几个兄弟挨在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墙壁隔着。

  这一嗓子喊出声,还不炸了窝去。

  这会儿李桂兰家虽然黑了灯,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还有一户亮着,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悄悄接近门口。

  然而沿着墙围绕了半圈,来到后边的窗户上,张大头可是知道这窗户里面就是李桂兰睡的房间。

  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里面就传来了一点儿动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这才退后两步躲在墙角下边。

  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窗户轻轻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张俏脸儿就出现在上边。

  可不正是李桂兰是谁,这会儿正一脸谨慎地四处张望呢,瞧这模样儿莫不是怕鬼。

  “谁?”李桂兰压着声音问。

  “嫂子,是我张大头!”张大头从墙里站起来。

  李桂兰明显瞳孔一缩,然后拍打着胸脯有些慌乱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还来这儿干嘛?”当然是来找你干点儿不正经的事咯,不过根据张大头的了解,李桂兰可不是像刘翠儿那样的骚娘们。

  心里头保守着呢,可千万不能吓着她,得一步一步来。

  就像老王头说的,叫循循善诱,“我是来拿衣服的啊,顺便来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说累了,顺便在这儿休息一下。

  窗户里边的李桂兰隔了好几秒才出声,“衣服我还没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还是赶紧休息吧。

  ”说完好像就离开了窗户,张大头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临头就怂了呢。

  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硬来吧,靠!这不玩儿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没和刘翠儿干上,专门留着晚上用的,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张大头心里全是不甘,脑子里胡思乱想,站了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动一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只能生着闷气转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听到前边的门吱呀地响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就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正是那李桂兰,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边,下边还露出来一截肚脐儿。

  随着走路,上面两颗小点随着上下滚动而在小衣上下划着,即便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头?”李桂兰隔着好几米压着声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来了?”张大头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心里头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难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想通了?“那个……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进来坐坐吧……”李桂兰声若蚊蝇地道。

  “好哩!”张大头可就盼着进屋呢,当下喜不自禁连忙答应。

  李桂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踮着脚尖儿走在前边。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青草村卫生所内,传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吟,让人遐想连篇。

  此时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紧咬下唇,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

  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

  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咕噜!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

  ”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

  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肿了?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

  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

  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

  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左手握右手)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293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397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2790.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6776.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2867.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2565.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7184.html

https://www.custom-wristbands-cheap.xyz/twc.aspx?3229.html